-0-

前两天做了个梦,小阿想要知道如果自己不是王子能做到何种程度,于是就改名换姓跑去参军,结果不知怎么的被送错地方了,本来要去军校的,被送到新兵训练营,有些对上层不满的贫民士兵见他白皙漂亮觉得肯定是个贵族,于是联合起来欺负他……正好进行到事后小阿跑去一个个单挑打服他们的时候闹钟响了= =

+

【阿中心】召唤师(24)

虽然阿尔萨斯说给学生放假,但下午没事做的人还是自觉去练了两个小时剑,又带着疲惫进入冥想。等他结束修行,发现自己像被圣骑士照拂过一样,精力充沛、神清气爽。弗丁去了图书馆还没回来,瓦里安也跟阿尔萨斯窝在房间里没出来,他看看时间,自己去厨房准备晚饭。

这边风平浪静,他堂兄弟那边却阴云密布。

每次认证的结果都会公示的,所以扎纳之子一举获得中阶召唤师资格的事迅速传遍了整个召唤师学院,除非泽斯塔能在皇帝陛下授下爵位之前也获得同阶或更高的资格,否则结果基本已经确定了。然而泽斯塔自己知道,自己虽然有冲击中阶召唤师的实力,但根本无法做到徒手抽取死灵之气直接构筑法阵。而帮他调换了尸骸的导师赛琳也私下告诉他,伊...

+

【阿中心】召唤师(23)

导师无论是不是考官团都跑去参加伊索斯·扎纳的召唤师资格认证了,泽斯塔和同等级的学员们被留在教室里自己学习,因为无人监管和对结果很好奇,没多久大部分人就开始议论起来。几个相熟的贵族子弟凑到罗克加斯家的天才召唤师面前,同他说起这事。

“泽斯塔,你觉得你那个晋升成绩只是合格的堂弟有希望吗?”一个二十三四岁的学员先开口。

被点名的人微笑着回答:“那毕竟是扎纳叔叔唯一的儿子,怎么也该得了真传吧?上次说不定是太紧张呢。”

“真要有天赋,怎么不早来?”旁边一人不屑地接口。

“那这次考核更重要,会不会紧张得都不会念咒语了啊?”

几人笑了起来。泽斯塔虽然说着让他们不要小看对方的话,眼底却...

+

【阿中心】召唤师(22)

伊索斯把院长送出门去,长者看着他,很多话在喉咙里打转,最后只拍拍他肩膀,说了句“祝你好运”,就转身离开了。他回到客厅里,对又开始翻书的骷髅说:“院长他也只是想帮我。”

“我知道,不然他进不了门。”阿尔萨斯丝毫没有悔改之意,抱怨说:“明明答应你自由学习,还非想横插一手。”

鉴于老人也是自己父亲的导师,少年不想接这个茬,只说:“我能感受到圣光了,掌握诀窍后好像也能感受到其他元素。”

骷髅点点头,说:“感受圣光只是结果,练剑和冥想的目的都是锤炼你的精神与意志,这两者是高阶施法者必备的。施法的过程就是调用元素之力来达成希望的效果,包括圣光和死灵之力。而施法者也需要付出一些代价,这就是你们称之为魔...

+

【阿中心】召唤师(21)

一晃眼,十天光阴又溜走了。

罗修爵士被告知得意学生的独生子依然没有进修召唤术的动作,终于按捺不住了,在下午课堂时间结束后,再次来到他所住的宿舍。别墅式宿舍本来就是给权贵子弟清净的,都有围墙与周围环境隔开。听说这段时间有过几个访客,但都被那个黑骑士拦下了。伊索斯的身份没有公开,不过也没人刻意封锁消息,那些通过家里关系知道他来意的贵族子弟们也还在观望,毕竟目前有个有很大可能继承爵位的天才召唤师泽斯塔·罗克加斯了,所以基本上这里并没有受什么打扰。

瓦里安当然不会阻拦院长,罗修跟他相互问候一声,就走进院子。这个点儿伊索斯还在修习冥想,他和女孩外表的亡灵一左一右盘腿坐在院子里,闭着眼,...

+

【阿中心】召唤师(20)

扎纳的私生子不务正业的消息也传递到泽斯塔·罗克加斯耳中,当然没有院长所知的那么详细。三个跟班都嘲笑不已,只有领头者摸着下巴沉思。第十一代罗克加斯侯爵的功勋不容置疑,即使他把自己折腾成了巫妖,国君凡维希三世仍愿意为他上不了台面的儿子保留爵位五年。在最后一个月这个私生子终于冒了头,他可不觉得对方真没一点倚仗——光是那个跟在那杂种身边,魂火是奇异的蓝色的骷髅兵就很让人怀疑那出人意料的考核成绩只是伪装了。

“我亲自去会他一下。”金发少年下了决定。

“他的两个随从不会放人进去拜访他,他一天也只有午饭时间会去一趟图书馆,还书、借书完就走。而且,那个骷髅兵会赶走所有试图上前跟他搭话的学员。...

+

【阿中心】召唤师(19)

次日,在弗丁强硬反对下,阿尔萨斯没能跟伊索斯去参加晋升见习召唤师的考核,由瓦里安陪同伊索斯,弗丁留在宿舍看守想作弊的前巫妖王。骨头架子对此充满怨念,但在对方巨剑的胁迫下,还是乖乖坐在客厅里看书。他把那本厚厚的正史摆在左手边,然后拿了本野史来看,边看边对照着翻正史。见他似乎很专心的样子,弗丁放下双手剑,也随手拿了一本打发时间。

不到一个小时伊索斯就回来了,带着一些忐忑的神情,但没有沮丧。阿尔萨斯抬头看了他一眼,问:“合格了?”

人类点点头,说:“合格了。但是罗修院长他们好像很失望……”老实说看到院长副院长和十来个导师都列席考官时,他总有种自己在被审判的感觉。他们灼灼的目光充满期待,他知道他们...

+

【阿中心】召唤师(18)

有院长的特许,伊索斯的入学手续只花了几分钟来填资料。晋级考核安排在第二天上午,因为图书馆大部分区域只对高等部的学员开放,且不能直接以学徒的身份申请认证召唤师,否则他都想省略这一步的。考核也很简单,只要能成功召唤起一个骷髅兵并控制它达到十分钟就行了,除了伊索斯本人,大家都没觉得这会是个问题。

皇家学院也是帝国职业最高学府,不乏贵族子弟甚至王室成员在此学习、进修,所以除了给普通学生的集体宿舍,也修建了单人宿舍和一些单独的带院子的别墅式宿舍。因为伊索斯带了三个亡灵,罗修爵士特地帮他申请了一个别墅——说是别墅,其实也就是普通小镇居民那种一层楼,三室两厅带厨房浴室,外表朴实无华,里面也只有最基本的生活...

+

【阿中心】召唤师(17)

次日一早,伊索斯在旅店吃了早餐——为避免怀疑,两个亡灵也陪着吃了点——退了房就继续出发。某骨头架子今天终于不睡觉了,坐在自己位置上,把车窗的帘子掀开一条缝,往外望了一阵,直到再也看不到旅店的招牌,才放下它,说:“直接去兰斯特尔皇家学院吧。”

因为牵涉到亡者与死灵之力,跟其他职业在各大城市都有基础学院不一样,召唤师学院只设置在各国的首都,严格控制着招生——这也是为什么伊索斯求学失败后就只能回家自己摸索的原因。而圣洛菲斯帝国与亡灵帝国直接接壤的关系,又是召唤术的诞生地,一直掌握着最顶尖的人才与最多的资源,兰斯特尔皇家学院的召唤师分院是大陆上召唤师的最高学府,又分为初等学院和高等学院两块。初等学院...

+

【阿中心】召唤师(16)

某骨头架子的导师气场只持续了三天……准确说来是三个半天。第一个下午他介绍了召唤术的历史,第二天上午他画了个最基本的召唤法阵,逐一解释各个符文的意义,有法师学徒经历的人很快就理解了,花了一个下午来练习画法阵;第三天上午骷髅展示了一次如何徒手从黑水晶里抽取死灵之气,就由着学生折腾,自己往角落里一瘫,假装是一具普通的骸骨,整整一天都没有挪动,要不是魂火半明半灭的闪烁着,伊索斯都要担心他是不是起不来了。

瓦里安的赶车技能越发熟练,加上大道很平整,哪怕是整天赶路,颠簸的程度也在伊索斯可以承受的范围内。弗丁见他自己练习抽取死灵之气和直接用死灵之气画法阵符文的手法进步很快,就安排每天在路上休息三次,避免马...

+

【阿中心】召唤师(15)

落霜镇公墓。

某个骷髅显然是这里的常客了,带着另三人来到一个被盗挖的墓穴,主人生前大概是个有钱的小贵族,比约瑟夫爵士的墓有规格多了,用石头造了一个有伊索斯家客厅那么大的地下墓室,陪葬品早被盗墓者洗劫一空,连尸骨都没保留下,只有半口没有腐朽完的棺材被丢弃在墓室一侧,除了盗洞口有些下雨时被冲进来的泥土外还算干净,也没积水,给他们过夜倒是正好。

“听说有些盗墓贼会偷走尸体卖给拉普因塔。”伊索斯向另两个刚来不久的亡灵说。两人分别看了眼自顾找了个地方坐下的骷髅,真·无辜中枪的人用力把头一扭,表示不想理会他们。

瓦里安打开包裹,拿出斗篷和小毯子给人类,弗丁则握住他的手,用圣光为他驱走寒...

+

【阿中心】召唤师(14)

弗丁只瞪他一眼,正要赶过去,空间再度被撕裂,两个人凭空出现,个头较小的扶着更高大那个,脚下踉跄着,眼看要摔倒。骷髅一闪身躲开了,弗丁连忙上前搀扶,避免两人滚在地上。几乎是同时,着火的地方猛烈地爆炸了,这里都听得到那声巨响,地面震动了一下。火焰吞噬了废墟,窜得比原本的屋顶还高。

是伊索斯和瓦里安,人类少年还穿着睡袍,被扯得领口都歪到了一边,但人基本没事,双手持剑的人则狼狈多了,左侧的额头上头发烧焦了一片,背上一道狰狞的伤口从左肩切到右腰,肌肉翻开,白森森的脊柱上也有一道切口,差点就断掉了,如果是活人,恐怕早站不住了。

伊索斯突然打了个哆嗦,寒毛都竖了起来——即便以他刚开发出来的感知,也觉察到...

+

【阿中心】召唤师(13)

横贯大陆北部的恸彻山脉,山峰极高,山势险峻,延绵辽阔,连飞鸟都难以越过,只在圣洛菲斯帝国北部边境的东西方向上各有一处隘口,将北边的亡灵国度与南方人类大陆连接起来。故此在人类与亡灵的战争中,这两处隘口都是必争之地。大约三百年前,西部的隘口北面的一片广阔的区域被突然崛起的黑翡翠公爵所占据,亡灵的君王若不想人类借道黑翡翠领地绕到自己背后,就只能默认黑翡翠领为自由领地。同时,为了防止亡灵君主先安内再攘外,黑翡翠公爵表面上还是从属于亡灵帝国,平时固守隘口,不让人类越界。由此,东面隘口所在的松庭伯爵领地,就成为亡灵入侵的第一站。两个隘口南北,人类与亡灵都各自建造了坚固的要塞。

经过数百年的经营,黑翡翠公...

+

0.0

电脑崩了,文件没有拷出来,感觉我也要崩了…哭晕

+

【阿中心】召喚師(12)

这消息带来的震撼简直堪比昨天见到父亲时的震惊,伊索斯怀疑自己听错了——或者骨头架子会错意了,他反射性抓住挂在脖子上的祖母绿吊坠,呐呐地说:“可……可我只是……”

阿尔萨斯把视线从红烧猪蹄上挪开,转投在年轻人类身上,说:“在他把自己的名字给你时,就有了让你继承他的期望在里面了。”

伊索斯用力攥着首饰,不顾那凸起的纹路压疼了手心。这个世界,只有有身份的人才有姓氏,几乎都是世代传承的王室、贵族和建立功勋得到君王恩赐的人,后者可以把自己的名字作为后代的姓氏传承下去,不过如果他们的后代碌碌无为,也会失去这个传承。

因为母亲不希望他身份曝光的关系,他一直没有用过扎纳这个姓,只当伊索斯就是自己的全名,...

+

【阿中心】召唤师(11)

有苦力自觉的人便乖乖去干活了。填到一半,瓦里安回来了,除了换到赏金,他还买了没开锋的单手剑两把、双手剑一把,显然觉得对初学者而言,还是应当使用安全一点的武器。于是,整个下午,第一次手握兵器(法杖不算)的人就把全部力气都投入在无尽的挥剑练习里了——这还是瓦里安觉得他体力尚好,不需要从跑步开始练起。

总算是前联盟至高王比前巫妖王善良,看着累瘫在客厅沙发上的人类少年,瓦里安主动承担起做饭的重任。可是没多久,伊索斯就胆战心惊地爬起来,躲在厨房门口小心地往里看,生怕晚餐的策划者和实行者在里面打起来,纠结要不要劝个架。

“怎么了?”

背后传来的话吓了屋主一跳,他回头一看,是小娜娜——弗丁,才按住惊得...

+

【阿中心】召唤师(10)

不知是因为太累,还是放下了心事的关系,这一夜剩下的时间里,伊索斯睡得特别沉,也没做什么古怪的梦,第二天还起晚了。他收拾好自己,多用冷水洗了会儿脸,避免现在就开始想未来的方向,来到厨房。

三个召唤物已经在餐桌上坐成一圈,怎么看都觉得他们刚吵过一架,有肉的两个一起瞪着第三个,势单力薄的骷髅趴在桌上,用食谱盖着脑袋,那副我不听我不管别理我的样子真叫人手痒。

“呃……请问……”伊索斯试图调解,又不知道该怎么问。

“红酒炖牛肉。”骷髅斩钉截铁地回答。

“……那不该是午餐吗?”人类朝厨房的门里望了望,只见案板上放着待切的牛肉和没开瓶的红酒,此外还有一根胡萝卜,一个手臂粗的白萝卜,一个鸡蛋,两把生菜...

+

【阿中心】召唤师(9)

在召唤者极力劝阻下,瓦里安最终还是放弃了拆散某骷髅的打算,气哼哼地进屋去了。不过,被他们这么一闹,之前的沉重气氛一扫而空。伊索斯差点忘了自家父亲还放了个包裹在花丛里,被弗丁提醒才想起来,又点了盏防风灯,才过去看。瞟了眼跟过来的骷髅,他把灯递给把巨剑背在背上的小个子亡灵,才蹲下去,打开白布。

里面果然包裹着一具骸骨,除了脖子上挂着的项链,没有任何装饰与衣物能证明它的身份。伊索斯辨认后确定自己以前并没有见过那条镶嵌着大颗祖母绿的精美项链,只是,从心底涌起的熟悉感使他确信尸骨的身份,伴随而至的悲伤也与他思念母亲时一模一样。

虽然在求学之初,他依照母亲的愿望,走上了法师的道路,但父亲却一直将他当做...

+

【阿中心】召喚師(8)

发够了呆准备上床的时候,伊索斯被突然响起的拍门声吓了一跳。他从窗台上跳下来,跑过去把门打开,却是提里奥·弗丁,穿着他之前拿出来的自己小时候的衣服,一只手拿着那把几乎跟他所附身的躯体一样高的双手巨剑,一只手将他拽出来,低声说:“有人来了,跟着我,别乱跑。”

人类的第一反应是该不会是强盗的同伙来报仇了吧?毕竟这地方虽然小,治安却一直不错,很少听说发生入室盗窃抢劫之类。他跟着女孩外表的亡灵往门口走去,在客厅遇到阿尔萨斯,骷髅默不作声,缀在他身后。

门已经打开了,夜风灌进来,吹得门厅处的蜡烛摇摇欲灭。伊索斯越过女孩往外看去,勉强看到瓦里安站在门外,双手各持一把单手剑,摆出攻击的姿势。...

+

【阿中心】召唤师(7)

瓦里安放下手,把斗篷捡起来,给女孩披上。后者这才注意到自己衣冠不整,忙整理好。伊索斯简要地给第三个召唤物介绍了情况,依附在女孩身上的灵魂也自我介绍名叫提里奥·弗丁,生前是圣骑士,跟前两个都认识。他为自己的冲动向此地的主人道了歉,答应把根据召唤师规则是自己同伴的骷髅拼回去。

三个人一起动手,拼装的速度又比上次快了不少。少年一边帮骷髅把左手拼上一边吐槽说:“你到底臭名昭著到了什么程度……怎么是个人都想打死你。”

“就是这种程度。”骷髅很诚实地回答。

“你生前该不会是邪恶的黑巫师吧?”

阿尔萨斯思考了一下什么算自己的“生前”,然后一口否认:“不,我也曾经是圣骑士。”

因对某骷...

+

【阿中心】召唤师(6)

总觉得自己不答应就会被劈成碎片的人含糊地应了一句,匆忙吃完早餐,收拾干净,又给花园和菜地浇了水,才拿着骷髅给的购物清单,带着新来者出门。

庄园在村子离镇子较近的一个角落,但是与其他村民的居所相离较远。自从热情善良的女主人过世,小主人沉溺学习不再与村民们往来,人们渐渐也保持了距离。不过最近伊索斯似乎终于从阴影里走出来了,开始打理荒废的花园,又开垦一片菜地,逐渐变得跟以前一样愿意同大家愉快地聊天,学习种菜的技巧,也慢慢变得健康起来,让虽然受了几年冷落却仍一直关心他的淳朴村民们很为他高兴,各尽所能地帮助他。这天,见他带了一个陌生的强壮男性出来,打招呼之余,问他是不是交了新朋友。伊索斯并没让村民们知...

+

【阿中心】召喚師(5)

新来者的动作僵住了。他垂下视线,打量眼前的人类——很明显是个活人,虽然拿着一把凝聚着死亡气息的法杖,但有着健康的红润面颊,那双黑色的眼睛清澈明亮,直视着他,除了浓浓的哀怨外并没有别的负面情绪。

刚刚狂怒消散了。他继续往下移动视线,看着那个停在少年脚边的颅骨。它侧躺着,正好面对他,张开下颌骨发出一声“嗨”,让他差点一脚踩上去。他再次看向此间唯一的活人,指着那个混蛋,问:“你的财产?”

少年点点头,想了想,补充说:“按理说,你也是我的财产。”

理论上骨头应该是做不出表情的……但新来的很确定自己在它面上看出了幸灾乐祸。他想吸口气保持冷静以免真一脚踩碎了它,旋即意识到自己没有呼吸了。“怎么回事?...

+

【阿中心】召唤师(4)

一周后。

花园已经全部清理并且修剪完毕。年轻的主人扫走剪下的花枝,堆在灌木丛围成的角落里,寻思晚点再用母亲教过的方法把它们沤成肥料。虽然父亲每年带来的钱足够他们母子过上有仆人照顾的优渥生活,母亲却习惯于亲力亲为,从来没请过帮佣,只在吃用上大方。他从小也帮着母亲做家务和打理庄园,这些近五年间疏于练习的技能让他免于被那个骨头架子给折腾死……

少年充满怨念地瞪向依然坐在阳台上看书的混蛋骷髅。这一周它让他忙得没时间靠近曾把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其中的书房,并堂而皇之地将之划为自己卧室不准他靠近——天知道骷髅需要睡觉!

但是余光里却展现着母亲最爱的红玫瑰在风中摇曳的动人姿态,他忍不住转回目光,仿佛...

+

[阿中心]召唤师(3)

召唤师,是一个很看天赋的职业,因为要求对死灵之气有较强的亲和力,而大部分人类都缺乏这种亡灵本质的能力。虽然人类的创造力是无穷的,这个世界的术者们通过使用被称为“死灵圣器”的凝聚了死灵之气的黑水晶和相应的魔法阵来辅助自己完成法术,即使亲和力不强也能把亡者召唤起来为自己作战,但要成为大召唤师,这个天赋就至关重要了。实际上,在阿尔萨斯挖掘到的记忆中,这个名叫伊索斯·扎纳的少年也自认只是个普通人。他还只是个学徒,他得成功召唤并控制一个骷髅才能进阶为见习召唤师。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完成召唤骷髅的法术,很显然……他搞砸了。

真的吗?

掌握着巫妖王的部分力量和全部知识的骷髅很努力让自己表达出一...

+

【阿中心】召唤师(2)

年轻的人类先是露出惊诧的表情,接着困惑几秒,然后面容一整,用法杖底部戳了戳骷髅的肋骨——喀拉一声,那根骨头离开关节,掉了下去。他本能地往后一缩,立时忘了自己刚才想说啥,抿紧嘴想了一下,蹲下来捡起那根离位的骨头,试着往原来的位置凑过去。还好,在残留的法力影响下,它顺利地粘了回去。

目测是召唤者的人松了口气,暂时不去管它怎么不执行自己的命令了,没好气地说:“亡灵怎么会饿?”

躺着不动的某个骨头架子问:“你是亡灵吗?”

“不是。”坚决果断的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亡灵不会饿?”

“呃……”虽然苍白但明显有血有肉的人一阵迟疑,最后决定在这个问题上扯下去是相当不明智的。思维转开后,他意识到一个严...

+

【阿中心】召唤师

标题:召唤师

背景:wow人物穿越原创奇幻世界

配对:没想好

目前预定登场人物:阿尔萨斯、瓦里安、弗丁(不知道啥时才轮到他)

备注:开脑洞随便写写,最近点家文看得比较多有点参考痕迹

警告:胡编乱造,原创角色,沙雕路线,重度OOC,没大纲,没主线,随时会坑(

 ————————————————————————————

霜之哀伤被击断时,阿尔萨斯也觉得自己的灵魂遭到重击,简直像要裂开成几片。无数冤魂挣脱了魔剑的束缚,环绕着他,冲击着他,剥夺他的力量和生命。还有圣光,在斯坦索姆没有帮他战胜敌人的圣光此刻却帮他的敌人战胜了他。他没分心去品味个中嘲讽,只觉得自己随时会烟消云散。...

+

= =…

早上睡懒觉时做的梦…似乎这个时候的梦会比较清晰?

小阿小吉(不太确定他们的出身,但是现代风格的背景)高中毕业后一起去新发现的古代遗迹冒险当作毕业旅行,在遗迹中遇到半人高的大蜘蛛和甲虫攻击(奈幽虫族),逃离的时候小阿偶然捡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金色甲虫(迷你版阿努巴拉克),因为它金闪闪的显得很好看,就带回去养了(小阿你心真大…),取了个名字叫嘟嘟(。

两人报了警但是警方没有在遗迹里找到大虫子于是断定他们把豹子之类的动物看错了,打发了他们。两人要准备大学的学业,也就没有追查。

小阿学的是核动力,小吉是量子力学,两人经常一起讨论问题。小阿怕小虫被不知情的同学扔了或打死,都带着一起去上课。一年后嘟嘟...

+

= =

前两天睡懒觉时,梦见内战结束后,塞伯坦出席银河议会,BBB和小红作为技术人员(不要问我为什么)首先出场,得到全场公式化的欢迎掌声;大波和天火作为科学家随后出场,获得满场热烈的掌声;OP和通二(为毛是通二)作为领袖登场,只有各方势力代表致以礼貌性的掌声;老威最后作为诗人(……)压轴,全场脱帽肃穆……

谜(


+

00

opm,拟人性转注意,雷慎

昨晚梦见老威跑到地球来避难,一颗陨石砸在近海,被来玩的人们围观。威尔斯密斯带着(剧情上的)儿子(我的视角)来处理这个大圆石头,围观群众纷纷拿手机拍照。

然后老威扫描周围的生物,就变形成了身材完美的地球女性外表咳咳咳浅金色的卷发蜜色皮肤非常健美那种性感……咳咳

老威被威尔史密斯从陨石里挖出来了,安排带回总部,虎子们跑来掩护(各种意义上的)女王,扫描成地球生物但是变形过程有点偏差,各种奇奇怪怪的鱼和蜥蜴。

威尔史密斯就叫我(剧情上是他儿子)去吸引怪物们的注意力……我就拖了一串火车在水里跑,等他来干掉。然后摆脱怪物后我们去总部,总部的科学家把老威装在球形透明的容器...

+

= =

前两天梦见他们玩网游,小阿自带“百分百触发低概率事件”体质,所以大家总爱带他去刷坐骑,必掉。觉得这个很好玩…
脑洞
某日小阿刷本得到一个随机箱子,打开之
【系统】你获得奇特的水果一枚。
【奇特的水果】:这是一个你从没见过的水果,闪闪发光。咬一口看看?
从别人的经验来看,这个水果有较大几率品尝到“美味的水果”,获得随机增益一项,持续一个小时;较小几率吃出“神奇的水果”,获得随机小动物变形效果,持续一分钟;很小几率吃到“腐烂的水果”,获得随机减益一项,持续一个小时。小阿想顶多扣点属性呗,于是点击使用。
【系统】不好!这是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系统】你进入麻痹状态,持续到被拍醒为止。
于是周围玩家突然发现旁边躺了一...

+

© 风干的猫皮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