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中心】召唤师(4)

一周后。

花园已经全部清理并且修剪完毕。年轻的主人扫走剪下的花枝,堆在灌木丛围成的角落里,寻思晚点再用母亲教过的方法把它们沤成肥料。虽然父亲每年带来的钱足够他们母子过上有仆人照顾的优渥生活,母亲却习惯于亲力亲为,从来没请过帮佣,只在吃用上大方。他从小也帮着母亲做家务和打理庄园,这些近五年间疏于练习的技能让他免于被那个骨头架子给折腾死……

少年充满怨念地瞪向依然坐在阳台上看书的混蛋骷髅。这一周它让他忙得没时间靠近曾把一天中大部分时间都投入其中的书房,并堂而皇之地将之划为自己卧室不准他靠近——天知道骷髅需要睡觉!

但是余光里却展现着母亲最爱的红玫瑰在风中摇曳的动人姿态,他忍不住转回目光,仿佛...

+

[阿中心]召唤师(3)

召唤师,是一个很看天赋的职业,因为要求对死灵之气有较强的亲和力,而大部分人类都缺乏这种亡灵本质的能力。虽然人类的创造力是无穷的,这个世界的术者们通过使用被称为“死灵圣器”的凝聚了死灵之气的黑水晶和相应的魔法阵来辅助自己完成法术,即使亲和力不强也能把亡者召唤起来为自己作战,但要成为大召唤师,这个天赋就至关重要了。实际上,在阿尔萨斯挖掘到的记忆中,这个名叫伊索斯·扎纳的少年也自认只是个普通人。他还只是个学徒,他得成功召唤并控制一个骷髅才能进阶为见习召唤师。这是他第一次独立完成召唤骷髅的法术,很显然……他搞砸了。

真的吗?

掌握着巫妖王的部分力量和全部知识的骷髅很努力让自己表达出一...

+

【阿中心】召唤师(2)

年轻的人类先是露出惊诧的表情,接着困惑几秒,然后面容一整,用法杖底部戳了戳骷髅的肋骨——喀拉一声,那根骨头离开关节,掉了下去。他本能地往后一缩,立时忘了自己刚才想说啥,抿紧嘴想了一下,蹲下来捡起那根离位的骨头,试着往原来的位置凑过去。还好,在残留的法力影响下,它顺利地粘了回去。

目测是召唤者的人松了口气,暂时不去管它怎么不执行自己的命令了,没好气地说:“亡灵怎么会饿?”

躺着不动的某个骨头架子问:“你是亡灵吗?”

“不是。”坚决果断的回答。

“那你怎么知道亡灵不会饿?”

“呃……”虽然苍白但明显有血有肉的人一阵迟疑,最后决定在这个问题上扯下去是相当不明智的。思维转开后,他意识到一个严...

+

【阿中心】召唤师

标题:召唤师

背景:wow人物穿越原创奇幻世界

配对:没想好

目前预定登场人物:阿尔萨斯、瓦里安、弗丁(不知道啥时才轮到他)

备注:开脑洞随便写写,最近点家文看得比较多有点参考痕迹

警告:胡编乱造,原创角色,沙雕路线,重度OOC,没大纲,没主线,随时会坑(

 ————————————————————————————

霜之哀伤被击断时,阿尔萨斯也觉得自己的灵魂遭到重击,简直像要裂开成几片。无数冤魂挣脱了魔剑的束缚,环绕着他,冲击着他,剥夺他的力量和生命。还有圣光,在斯坦索姆没有帮他战胜敌人的圣光此刻却帮他的敌人战胜了他。他没分心去品味个中嘲讽,只觉得自己随时会烟消云散。...

+

= =…

早上睡懒觉时做的梦…似乎这个时候的梦会比较清晰?

小阿小吉(不太确定他们的出身,但是现代风格的背景)高中毕业后一起去新发现的古代遗迹冒险当作毕业旅行,在遗迹中遇到半人高的大蜘蛛和甲虫攻击(奈幽虫族),逃离的时候小阿偶然捡到一个指甲盖大小的金色甲虫(迷你版阿努巴拉克),因为它金闪闪的显得很好看,就带回去养了(小阿你心真大…),取了个名字叫嘟嘟(。

两人报了警但是警方没有在遗迹里找到大虫子于是断定他们把豹子之类的动物看错了,打发了他们。两人要准备大学的学业,也就没有追查。

小阿学的是核动力,小吉是量子力学,两人经常一起讨论问题。小阿怕小虫被不知情的同学扔了或打死,都带着一起去上课。一年后嘟嘟...

+

= =

前两天睡懒觉时,梦见内战结束后,塞伯坦出席银河议会,BBB和小红作为技术人员(不要问我为什么)首先出场,得到全场公式化的欢迎掌声;大波和天火作为科学家随后出场,获得满场热烈的掌声;OP和通二(为毛是通二)作为领袖登场,只有各方势力代表致以礼貌性的掌声;老威最后作为诗人(……)压轴,全场脱帽肃穆……

谜(


+

00

opm,拟人性转注意,雷慎

昨晚梦见老威跑到地球来避难,一颗陨石砸在近海,被来玩的人们围观。威尔斯密斯带着(剧情上的)儿子(我的视角)来处理这个大圆石头,围观群众纷纷拿手机拍照。

然后老威扫描周围的生物,就变形成了身材完美的地球女性外表咳咳咳浅金色的卷发蜜色皮肤非常健美那种性感……咳咳

老威被威尔史密斯从陨石里挖出来了,安排带回总部,虎子们跑来掩护(各种意义上的)女王,扫描成地球生物但是变形过程有点偏差,各种奇奇怪怪的鱼和蜥蜴。

威尔史密斯就叫我(剧情上是他儿子)去吸引怪物们的注意力……我就拖了一串火车在水里跑,等他来干掉。然后摆脱怪物后我们去总部,总部的科学家把老威装在球形透明的容器...

+

= =

前两天梦见他们玩网游,小阿自带“百分百触发低概率事件”体质,所以大家总爱带他去刷坐骑,必掉。觉得这个很好玩…
脑洞
某日小阿刷本得到一个随机箱子,打开之
【系统】你获得奇特的水果一枚。
【奇特的水果】:这是一个你从没见过的水果,闪闪发光。咬一口看看?
从别人的经验来看,这个水果有较大几率品尝到“美味的水果”,获得随机增益一项,持续一个小时;较小几率吃出“神奇的水果”,获得随机小动物变形效果,持续一分钟;很小几率吃到“腐烂的水果”,获得随机减益一项,持续一个小时。小阿想顶多扣点属性呗,于是点击使用。
【系统】不好!这是白雪公主的毒苹果!
【系统】你进入麻痹状态,持续到被拍醒为止。
于是周围玩家突然发现旁边躺了一...

+

00

昨天…准确来说是今天早上的梦,OPM倾向,拟人注意
老威是个刚参加工作的小护士,因为身强力壮又热心助人很得护士姐姐们的欢心。一天下夜班时在医院门口看到一个人,匆匆一瞥看到冷冰冰的半张银灰色金属面具,眼部冒出猩红的光芒。他没在意,因为要赶车就迅速离开。
过了几天,老威半夜醒来准备起床去上夜班,一睁眼看到天花板上贴了一架骷髅(能说当时我差点吓醒么),两只手臂垂下来做掐他脖子的姿势,骷髅脸上是半张金属面具,眼缝里透出红光。他把它扯下来拿去医院送给了标本室……
又过了几天,老威上夜班,凌晨三点去查房,听到窗外有挂挠声,扭头一看,窗户上贴着半张金属面具,一个黑影构成人形,用手中的30cm长的尖刀刮着玻璃。老威...

+

【OPM小剧场】花絮

变五拍摄现场,凯德看着来探班的女儿,犹豫良久,终于在泰莎期待的眼神中,视死如归地走到刚拍完一幕中场休息的擎天柱身边。
“那啥,Prime……”凯德艰难地开了个头,感到无法继续,下意识回头看亦步亦趋的女儿,后者给了他一个鼓励的眼神。
“什么事?”擎天柱放下剧本,温和地问。他跟这位合作过一次的人类朋友已经比较熟,平时说话也很随意了,所以对方异常的拘谨引起了他的关注。
男性人类又看了眼女儿,牙一咬,心一横,闭上眼,一口气把她刚才的问题转述:“我注意到刚才拍威震天偷袭你胸丨部的动作极为流畅自然,想请问下你们究竟是不是有什么非常亲密的关系?”一个字不差,嗯。
塞伯坦的领袖默默地看了朝父亲竖起大拇指的女孩一眼,淡...

+

-v-

昨晚梦见维伦为了救儿子把卡德加和蛋总踹回鸡蛋堕落前,两人穿越时空时把死后在时空夹缝里游荡的阿尔萨斯(好像是当年小阿跟蛋蛋pk前耐奥祖为了安全起见对他用了时间魔法,如果他失败就逆转时光回到pk前,然后冰封王座小阿死后法术被触发了但因为巫妖王的力量转移给了伯瓦尔所以他就失陷在时空夹缝里出不去)捎带出来了,正是萨总拐骗了鸡蛋阿克但俩人还没下定决心的时候。
卡德加老实地去找维伦儿子,蛋总为了逼维伦跟萨总正面刚,假装自己是维伦儿子从未来回来警告老爹一定要阻止萨格拉斯…小阿则为了揭穿萨总真面目到处去散播瘟疫,打算让维伦去叫萨总解决瘟疫,做不到就是假的(少年有想法)。结果鸡蛋潜心研究就把治疗瘟疫的方法找出来了...

+

= =

做了个零碎的校园青春(狗血)剧的梦…醒来后整理又脑补了下:富n代凯子对富家女小吉一见钟情,展开追求,请她在最高级的餐厅享用最顶级的料理,听音乐会,到健身房打保龄球,周末约高尔夫,送昂贵精致的宝石饰品,各种体现自己的身家背景有多高贵自己气质有多优雅,但忧伤地发现美人貌似对此没多大兴趣,礼物也统统回绝。过了段时间凯子发现有另一个人也在追求吉安娜,拉她去吃路边摊,看热映的电影,打网球排球,做各种凯子认为掉价粗鲁的事,他愤然认为那个自己判定为乡巴佬的人是在埋汰自己的心上人,可小吉却并不拒绝,让他很烦恼。怎么看,凯子都觉得那个乡巴佬头发没自己的华丽,面孔没自己俊美,身材没自己优美(像个苦力),衣着没自己...

+

0。0

昨晚梦见OP是人气非常高的影帝,但芋头怀疑他跟反抗组织霸天虎有关联,于是一直监视他,试图通过他抓捕虎子头老威。后来大波设计要OP参政,民众支持率很高,议会感受到威胁,就让芋头做掉他。关键时刻老威出现救了OP,带着OP驾车一路奔逃,途中OP还拾取了活泼少年BBB一枚……到芋头出动战舰,老威致电大波要大波收拾他搞出来的烂摊子,后面的剧情就不记得了……

+

= =

早上梦见刚从警校毕业的新鲜人小阿被上司坑去蛋总身边卧底,结果两人天天为了空调应该制冷还是制热大打出手,小弟们都开赌盘今天谁赢了23333

+

【wow/架空】迷雾(16)

持剑的不速之客离开的光芒彻底泯灭后,伊利丹才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确定自己没有失态地张大嘴。他扯了扯身边的人还在自己掌中的手,问:“你们认识?”

阿尔萨斯用另一只手拍拍他的手背,说:“应该是以前认识的。我失忆之前。”

鉴于他们使用同一种自己听不懂的语言交流,警员相信了这个说法,但还是觉得这种消失方式不科学。他放开另一个人的手,整理一下思绪,才再次开始谈话:“他来干什么?”

“说是要让我为我犯下的罪行付出代价。不可饶恕那种。”白发男子像在说别人的事一样平静。

虽然事实证明没有发生危险的情况,伊利丹仍起了一阵颤栗。他打量被自己判定为灵媒的人,无法否认他使用的力量不太像正义使者,反倒是那个追过来...

+

【wow/架空】迷雾(15)

白发青年仰头望着一身重甲的人,后者没有带上他那把看起来威力巨大的大剑,神情严肃。坐着的人展颜一笑,又垂下眼,低声说:“原来你叫霜之哀伤。”
弗丁看到他嘴唇轻轻翕动,仿佛在跟身体里另一个存在商量。很快他们达成一致了,阿尔萨斯用旁边的人能听清的音量说:“好吧,我回避。”他说完,深深吸口气,闭上眼。
弗丁感觉到霜之哀伤的力量波动增强了。那人再睁开眼,瞳孔变成了符文,胸膛不再起伏,肤色也明显灰败了很多,完全没有表情,却让人感觉到仿佛能吞噬灵魂的邪恶,连灯光都变暗了。他盯着圣骑士,那阴冷的视线让弗丁本来就不敢放松的神经绷得更紧了。他默念着圣光,先开口说:“我想你也很清楚,对我而言,现在的你不堪一击。”...

+

【wow/架空】迷雾(14)

“没事……你受伤了!”

见没事了,伊利丹拉着阿尔萨斯站起来,将他扒拉着转过半个身查看他的情况,顺口问一句,话没说完就看到他背上的血迹,又惊叫起来,拉着他跑到车边,拿出包打开翻出急救药品,熟练地帮他处理伤口。看起来是被折断的树枝或者溅开的弹片划伤的,伤口不深,但有点长。他把伤者被划破又染上血迹的衣服解下来扔掉,再用消毒水清洗伤口,上药,包扎。

那名奇怪的中年人把剑插回背上,缓缓走了过来。伊利丹瞪他一眼,暂时不予理会。阿尔萨斯则跟他交谈几句,然后对帮自己把伤口包扎起来的人说:“这位弗丁先生,他说他想跟我们一起。”

警员结束急救,脱了外套给伤员穿上,才说:“他刚不是想杀你吗?”

“他可能想看...

+

【wow/架空】迷雾(13)

越野车上,开车的人从后视镜看到咬得最紧那辆黑车的下场,紧绷的神经放松了一些,知道自己刚才的提议奏效了,并且瓦丝琪应该已经跟上来了。几秒后,小苏珊回来了,爬上阿尔萨斯膝盖,藏进他和他抱着的包中间的阴影里。

“干得不错。”警员称赞一声,看准了路况,将车摆上出城的道路。天已经全黑了,不过今天天气不错,满了一大半的月亮挂在天空,加上主干道上的路灯,夜色并不妨碍观察后方。他留心一阵,另外两辆车也分别被警方干扰,渐渐拉开了距离。这样,他们得以安全地离开城区,驶上通往达纳苏斯的公路。

这阵儿司机的手机响了。阿尔萨斯看了眼,说:“是大角鹿。”

伊利丹翻个白眼,说:“你接,跟他说有话直说。”

阿尔萨斯便...

+

小脑洞

(假装大家都是普通地球人) 丧尸末世,小阿、小吉和小瓦组队逃生,绝境之时各自爆发了异能,小瓦是超强的搏击能力(战士),小吉是控制冰火的能力(法师),他们期待的看着小阿,希望他觉醒了治疗能力好组成(战牧法)铁三角。

 小阿(羞愧的):对不起……

 吉&瓦:没事,多一份战斗力也多一分存活的几率。

 阿:我的能力是控制丧尸……

 #论开挂的最高境界#

+

【wow/架空】迷雾(12)

隔天,阿尔萨斯又找到个按日结算的临时工作,在货运站当搬运工,跟上次的建筑工地比起来,离家更远一点,不过因为站内监控比较完善,而且正好经过警局,伊利丹也就由他去了,让他下班来找自己。他找人鉴定了那颗弹头,果然与刀疤脸身上的弹孔出自从一类型的武器,专业的狙击枪,而那个车牌号是前阵子一辆被盗车辆的,暂时还没找到它此刻的下落。

重新开始工作的第一天傍晚,按时下班的阿尔萨斯按约定来到警局,跟伊利丹汇合,再一起回家,顺便到超市买点菜带回去做晚餐。走到家门口,伊利丹掏钥匙时,阴影从门缝里钻出来,藏在主人的影子里。白发青年眼神变得锐利起来,一把抓住屋主正要开门的手。

“怎么了?”伊利丹条件反射地绷紧,他及...

+

0 0

昨晚梦见现代au,瓦里安好像入赘米奈希尔了,是集团ceo,小阿是普通的人民教师,姐姐神隐不知道跟瓦里安结婚的是谁。某天小阿去上班,发现因为洪水桥被冲毁过不去,打电话给瓦里安,瓦里安说你别动我派直升机去接你,片刻后一架军用阿帕奇附带一队海军陆战队来接人了(。小阿同样被堵的同事被带上飞机时吓得半死2333 然后耐奥祖是教导主任,喜欢没事调戏一下小阿,瓦里安知道后就把学校买下来把他开除了(教科书般的霸道总裁(
如果后面耐总奋发图强混成黑道大哥回来复仇就是教科书般的狗血了(喂

+

哈哈哈哈哈哈哈

昨晚梦见小阿和蛋蛋233333

貌似是另一条时间线,当年兽人入侵时没有攻打暴风城而是直接去了洛丹伦,于是变成泰爹带着九岁的小阿去暴风城避难求救,然后小阿就留在暴风城学习圣骑士之道了,跟瓦王竹马竹马地长大。但是莱恩国王出于责任感,对小阿保护过度,即使他已成为最年轻的圣骑士,还是不肯让他去出任务。

然后突然切换到军团再临了,但小阿看起来还是二十出头的毛头小子,依然只有理论没有实际经验……联盟部落联合起来对抗燃烧军团,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要到达纳苏斯集合出发,瓦里安负责率领暴风城的军队过去,乌瑟尔率领洛丹伦的,但是两边都没有小阿的位置(依然保护过度),他就打晕了一个暴风城卫兵换了装甲混进暴风城军队里...

+

00

昨晚梦见小阿戴上头盔后就溜号了,把霜剑变成戒指交给小克保管,只留下一句等我回来。小克带着戒指等了十年,终于霜剑忍不住了力量大爆发带着小克去找小阿,结果穿越到阿美利坑,看到十岁的小阿在跟人愉快的打篮球(莫非是最近重看sd的影响otz)。霜剑生气就把球冻爆了,一群十来岁的小朋友就吓得各自回家了。小克没有追踪到小阿,霜剑发脾气把整个城市给冻成了寒冬。后来不知怎么的上百个警//察追捕小克,霜剑帮他一挥手冻住一个……然后冷醒了(

+

0.0

不知道是不是睡前刷了锤基楼的关系,昨晚梦见少年的锤基在古代遗迹探险,发现阿斯加德的秘密,就是罪恶总会存在并且由一个人承担,否则阿斯加德就会毁灭。之前由大姐承担了,大姐被封印,现在就落在洛基身上,然后他们看到了预言,洛基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发作,闹出各种事端,但等把积累的邪恶宣泄完,他又会回复好弟弟状态。于是锤哥发誓无论发生什么事都绝不会放弃自己的弟弟,不让他步上大姐的后尘……然后奥丁出现把他们捉回家并清除了这段记忆,但锤哥记住了自己的誓言,并在大姐复出阿斯加德被毁灭想起来这段过往……
睡醒觉得逻辑好严谨啊otz里面还有年轻的奥丁和少女时期的大姐怎样建立起一个浮空的美丽岛屿的过程,魔法等光芒和自己挪动...

+

= =

早上做了个梦,赖床时半睡半醒间一边回忆剧情一边把零碎的片段脑补出一个狗血天雷剧……
就是瓦里安是纵横无尽之海的海盗船长(瓦:拔剑),吉安娜是库尔提拉斯战无不胜的海军中将(上将的继承人),两人几度交锋,海盗装备还是比正规海军差了点,瓦里安没有讨到好,一怒之下就把吉安娜的未婚夫洛丹伦王子阿尔萨斯抓来酱酱酿酿……吉安娜大怒,集合两国精锐海师前去把人抢了回来,期间阿尔萨斯偷空点了海盗船的军火库,瓦里安失去了船,销声匿迹了五年,改头换面回来时有了一只更为强悍的海盗船队,这时吉阿两人已经结婚而且刚有了一个孩子,瓦里安又乔装上岸把阿尔萨斯绑架到船上,要吉安娜解散库尔提拉斯的海军,承认自己有在库尔提拉斯和洛丹伦...

+

【wow/架空】迷雾(11)

下午时候,伊利丹打电话回来说要加班,让阿尔萨斯自己吃晚饭。替他留了一份后,阿尔萨斯解决掉自己的份,就窝在电脑前找新工作的信息,顺便看看社会新闻。他见过的那个小女孩的凶杀案有报道了,在附近小巷子里,网站附了几张照片,警方已经到了,在处理现场,伊利丹也在其中,看来就在忙这个。

他看着名叫苏珊的女孩的尸体的照片,微微有些愣神。她是被利刃砍伤的,直接划破颈动脉,干净利落。女孩惨白的面孔上浮着惊恐的神色,眼睛瞪得大大的。

忽然,有什么扯了扯他裤脚。他低下头,一团黑色的影子缩在桌子的阴影里,攀着他左腿。脑子里响起那个低沉的声音,他依言伸出手,指尖轻轻碰了碰那团黑雾一样的东西。立刻,很多画面像放电影一样...

+

【wow/架空】迷雾(10)

这章有点短……凑合吧

 ——————————————————

达纳苏斯。

每周例行的部门报告结束后,玛法里奥·怒风像平时一样最后一个离开会议室。出门没走几步,手机震动起来。他摸出来,看着屏幕正中那个绿色线条勾成的奇怪形状,唇角泛起愉悦的微笑。不等它再震一次,他就接通了:“嗨。”

那边却是什么声音都没有。

他并没有失望,反而笑容加深,仿佛某人就在他面前露出别扭的神情。好一阵,他才主动开口说:“如果那真是你女朋友,一定要介绍给我认识。”

对方果断地挂断了。

玛法里奥差点笑出声来,感觉连走廊的装饰都变得可爱了。比他早几步离开,但在转弯处停下来等他的范达尔·...

+

= =

夢見瓦里安帶人攻打icc,最後跟某LK用寵物決鬥。達瑞安出賣了小阿,給出餿主意(好像是“他絕對不會用xx技能”什麼的),小阿輸了,就撒潑耍賴不肯認賬,死亡使者烏瑟爾就在他後面碎碎唸……

其實最終決鬥前還有幾個好玩的,但是醒來後不記得了_(:з」∠)_

就記得瓦里安最後拗不過小阿,答應再來,結果他們選擇了同樣的寵物(熊貓人水靈),用了同樣的技能,然而小阿運氣差點,瓦里安的寵物出了暴擊,他又輸了,瓦里安抱著自己只剩一絲血的寵物各種安撫悲傷。小阿一怒之下一邊喊著“打個繃帶不就滿血復活了嘛矯情個什麼勁兒啊”一邊拔出霜之哀傷把自己的寵物變成了亡靈指揮它上去把瓦里安的寵物啃死了23333(等等說好的只...

+

OPM小段子

倾国倾城

(真人电影背景,假装他们一起搞定了U球重建了塞伯坦并回家结婚的和平背景)

某天,领袖忙里偷闲,想要贯彻一下自己最开始的理想(挖掘文明),于是翻出一些来自地球诗歌,打算陶冶一下情操。

“……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

在一边抱着xbox埋头研究声波最新供上的地球战略类游戏的防御长官闻言抬头,兴高采烈地说:“那不是在说我?”

领袖楞个神,不动神色打量兄弟兼伴侣的打理一新的机体,确实银光闪闪叫人移不开光学镜,但他可不是个会标榜自己的外貌的TF,莫非……这是传说中的挑逗吗?“嗯哼。”他模棱两可地应一声,打算来个火热迤逦的拥抱。

“来一次灭他们一个城,再来一次灭他们的国,果然是在赞...

+

有没有替代品……

有没有更好的地方……撸否太坑了,仅自己可见的都屏蔽……

+

© 风干的猫皮 | Powered by LOFTER